电话:021-60837999
如何给新谷歌估值?

2015年8月10日,谷歌宣布,公司将进行重组,以Alphabet品牌为母公司,谷歌成为其中最大的全资子公司,而谷歌 X、Calico、Nest等事业部将逐步独立为相对应的子公司,直接对Alphabet负责。

拉里·佩奇在新官网发文解释了这一举措,表示以后各子公司将对自己的业绩负责。“我们的模式是每个事业部都有一位强有力的CEO在运作,而我和谢尔盖将为他们提供必要的服务。”

JP摩根分析师 Doug Anmuth对这次重组表态:“总体而言,我们将新结构视为谷歌的明智之选,在继续对长期战略性项目进行投入的同时,也提高了透明度以及对核心业务的专注度。”

创新者的窘境

谷歌是什么?三年前,人们可以肯定地说出搜索引擎、广告等主营业务。但当谷歌 眼镜、无人驾驶汽车等产品出现后,人们已难以对其做出准确定义。近几年的迅速发展、过多的业务使得谷歌品牌定位不再清晰,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负面影响。

当谷歌眼镜推出时,媒体认为谷歌眼镜会被用于偷拍,侵犯隐私,而这与谷歌当年的“不做恶”信条相违背。当谷歌研发无人驾驶汽车、投资生命科学项目时,华尔街也发出声音,对其意义表示质疑。自媒体作家荔闽评价道:“用俗一点的表达方式来说,就是谷歌遇到了 创新者的窘境”。

在谷歌内部,集中式管理的弊端也开始显现出来,最典型的莫过于集全公司之力打造Google+,试图打败Facebook,并砍掉了Google Reader等服务。在大公司里,主营业务部门拥有绝对的话语权,这对其他事业部的发展无疑是不利的。连拉里·佩奇都说:“虽然我们的公司至今运作良好,但我们认为可以让它更明朗也更有担当。”

一般遇到这样的状况,投资人最想要的做法是让公司分拆成好几个实体单独融资和上市,从而获得更高的溢价和回报。但这样做的弊端显而易见:公司的资源和品牌分散之后,很难维持原来优势领域的地位,更不用期望新业务在各自领域的竞争,结局不免是数年之后黯淡离场。但在原先的谷歌体系下,每一次对新业务的尝试无论失败与否都会换来投资人的质疑和否认,导致现有估值一步步下挫,往复几次就会变成一摊保守的死水,结局同样不容乐观。

变革成为“伞形”公司

谷歌选择了一个目前看来两全的聪明办法:通过创办一家名为Alphabet的“伞形公司”(Umbrella Company),把旗下搜索、YouTube、其它网络子公司与研发投资部门分离开来。Alphabet把优势业务和必要的支撑部门都集中在“新谷歌”公司并交给管理能力得到验证的桑达尔。皮查(原谷歌的高级副总裁,负责Android、Chrome和Google Apps业务),支撑新公司的盈利和基础估值,再把不同领域的项目和业务分散到其它子公司内,各自发展。

Alphabet Inc.将取代谷歌成为公开上市的公司,所有谷歌股票将被兑换成Alphabet股票。新谷歌将成为Alphabet的全资子公司,股票代码将分别是GOOGL和GOOG。

谷歌在公开声明中说,新的谷歌与过去的谷歌相比将明显“瘦身”。Alphabet除了谷歌,还包括谷歌风投、谷歌资本、谷歌实验室Google X和Nest等其它子公司,也就是说,含有离主要互联网产品较远的业务的公司将归入Alphabet旗下,其中包括健保业务如Life Sciences和Calico。Alphabet还将包括X Lab和Wing,这些业务主要开发无人机递送服务。

所谓“伞形公司”是指“以投资与被投资关系建立起来的、具有独立法人地位、且相互关联的公司群体”,就像打开的伞,下面网罗了众多参股公司;其中纯投资性公司不直接参与工厂生产投资,而是作为跨国公司在当地的法人,代表总部直接参股或控股当地企业,完成对企业的管理。

也就是说,重组使“新谷歌”回归到最初的定位(如图1),明晰的产品线重新展示在人们面前:Android、搜索、YouTube、应用、地图、广告等,还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。

投资者喜闻乐见

财务方面,Alphabet在第四季度财报里会单独给出谷歌业务部的数据,其余业务会汇总一起公布。这使得原来注定稀释谷歌主营业务利润的新兴投资被独立开来,谷歌的报表看起来更好看,这对投资者来说是喜闻乐见的好消息。现实也有力地支撑了这一点:消息发布后的第二天,谷歌股价一开盘就涨了四个点。

公司重组,也意味着领导层的改变。根据谷歌提交给美国证监会(SEC)的文件,两位创始人中拉里·佩奇将担任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,谢尔盖·布林则担任总裁,佩奇副手、谷歌三号人物桑达尔·皮猜(Sundar Pichai)将出任新谷歌首席执行官。重组为高管们提供了上升空间,能直接地领导对应的子公司,拥有真正的话语权,这对于独立业务的发展相当重要。而拉里。佩奇和谢尔盖。布林也不再需要事事亲力亲为。事实上,佩奇和布林的角色发生根本转变。重组后,新谷歌也将会占据老谷歌600亿美元营收的绝大多数份额。

从支持建立Google X开始,外界便可看出这两位联合创始人“玩心不死”。对他们来说,谷歌只是起点,他们绝不会固守于此,更想探索更多可能。

完成重组后,佩奇和布林的角色不再只是管理者,更大程度上,他们将是投资者,对新兴项目的投资也将合理化,提供各自的运营数据,不再与谷歌捆绑。

新谷歌估值的增长

另外,这些子公司财务上相对独立,还可以从外部融资,无需单纯依赖谷歌的资金来源。新业务的负责人对所在公司有完整的管理权,也有单独的资源做支撑,品牌上也更为独立,有利于开拓对应的市场。对投资者而言,一家有谷歌背景又与谷歌平起平坐的公司,相比从属于谷歌的公司来说,自然更受青睐。只有获得投资者青睐,新谷歌的估值才会增长。

不过,对佩奇和布林来说,重组更意味着盘活公司,重新调动公司的创新机制。现在看来,新谷歌将不再仅限于采用传统意义上的现金流折现等方法进行估值。在整个伞形集团下,各项业务都将为新谷歌带来全新的发展活力。研究延年益寿的Calico、智能家居Nest、风投业务Google Ventures和Capital、高速光纤网络Google Fiber、Google X实验室……这些新兴事物十分“烧钱”,并且难以在短期内获得利润,在华尔街眼中它们稀释了主营业务的利润,似乎显得“不务正业”。然而事实是,它们的存在会为新谷歌增添无限动力,激发无限可能。

在谷歌变成大公司后,拉里和布林也意识到公司创新的不足,特别是在移动端与Facebook交锋失利后。“我们一直相信日子久了公司就倾向于安安稳稳地重复相同的事,仅仅做些渐进的改变。但科技行业却是以革命性理念驱动下一次大增长的领域,你需要让自己不那么安逸。”佩奇在新官网上表示。

谷歌的成熟无疑是那份安逸,而新兴项目跌跌撞撞地成长却能带来更多可能性,也许在这其中便有未来拉动业务的新增长点,甚至是下一次革命的爆发点。重组的另外一个好处是,谷歌内部因发展方向和趋势判断不一造成的内耗将得以避免,新业务的成功能够给公司估值带来成长,即使失败也不会影响拥有核心业务的谷歌公司业绩。

谷歌打得一手好算盘……

(资料来源: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、虎嗅网)

申请课程资料
报名学习课程
申请课程资料
报名学习课程
扫二微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