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:021-60837999
比亚迪破局

迅猛增长的汽车业务曾一度将比亚迪的业绩推至巅峰,但自信满满、盲目扩张的王传福很快遭遇了“滑铁卢”。近5年来,比亚迪加速电池业务与汽车业务的协同整合,剥离非主营业务资产,将资产重心配置于新能源汽车业务。同时,王传福巧妙施展财技,将融资工具运用到极致,缓解资金压力。

据2014年年报显示,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9倍,销售收入同比增长6倍,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份额位居榜首,在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市场份额更是遥遥领先,稳占市场领导者地位。

2015年6月4日,比亚迪通过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,募集150亿元投向新能源汽车市场。20天后,王传福再减持套现17.5亿元,并全额无息借予持股计划的97名员工,帮助公司激励骨干员工、以利益捆绑核心团队。

一系列高调的动作显示,比亚迪正向新能源汽车市场一路高歌猛进。依靠新能源汽车业务的强劲增长,曾在燃油汽车市场铩羽而归的比亚迪,正在走出当年的经营困局。

深陷困局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王传福在深圳创立了比亚迪公司。只用了不足10年时间,比亚迪创造了亚洲第一、全球第二的“充电电池王国”,成为全国引人注目的民营企业。

迅猛增长的汽车业务,成为比亚迪业绩增长的引擎,并占据比亚迪的半壁江山(如图1)。2007~2008年,比亚迪的营业规模仅为200多亿元;2009~2011年,已实现了向400亿元的跨越,并稳定在400亿元之上。汽车业务将比亚迪业绩推至巅峰。

比亚迪在汽车市场势如破竹的发展态势让王传福自信满满。2010年,在之前两轮大举扩张的基础上,比亚迪再斥重金、长驱直入,制定百万销量目标。然而,当年的汽车销售表现令王传福大失所望。2011年比亚迪的汽车业绩增速大幅下滑,到2012年已近乎停滞。

兵困汽车市场,使比亚迪的经营陷入困局(如表1)。2011年,比亚迪营业收入仅同比增长0.78%,营业利润同比大幅下降49.04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45.13%。资产收益率、每股收益创近三年新低,资产负债率攀升至近三年新高。2012年,由于汽车业务市场的不景气,加之手机代工业务也出现12.51%下滑,比亚迪当年营业收入出现有史以来的负增长(-4.04%)。

剥离非主营资产,转投至新能源汽车

王传福对比亚迪三大业务板块的资产做了重新配置,将手机代工、电池等非汽车业务板块的部分资产出售或剥离,将超过30亿元的“弹药”转投至汽车板块业务。经过几年的战略转型及资产的重新配置,比亚迪已基本走出困局(如图2)。2013年,比亚迪的营业收入已突破500亿元大关,2014年同比继续增长10.09%。2015年第一季度比亚迪再传捷报,营业收入实现同比增长30.35%;利润总额同比增长72.42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幅更高达910%。同时,比亚迪还称2015年上半年的净利润有望较同期增长33.08%。

在2015年上半年股市极端变化的大势下,比亚迪A、H股股价总体保持相对平稳。6月4日,比亚迪通过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融得150亿元资金。从某种意义上理解,比亚迪的发展战略已经得到投资者的普遍认同。

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解决了面临的短期资金压力。募集所得40亿元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、偿还银行借款,称得上是“久旱逢甘霖”。身处困境、加之持续投资,使得比亚迪近5年维持在高资产负债率上运行,运营成本高企。截至2015年一季度,比亚迪资产负债率达到68.49%,其中短期借款 109.97亿元、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68.26亿元,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比重高达81.83%,可见短期偿债压力较大。这笔资金将减轻王传福短期的资金压力,使之轻装上阵。

财务助力

在困境中转型,加之王传福急切取得突破,比亚迪对资金需求异常强烈。比亚迪的对外投资额,从2012年的不足10亿元,增至2014年的141.35亿元。

王传福不得不在财务层面辗转挪腾,将股权、债权等融资工具运用到极致,才得以解除现金流之困。

把握时机进行A+H股融资?

2011以来,比亚迪通过股票IPO和发行公司债券,在A股及H股资本市场上募集资金近300亿元(如表2)。上述融资项目的顺利完成,得益于王传福巧妙利用时机。

2011年比亚迪先后三次融资,共获得54.2亿元资金。尽管在A股IPO的实际募资比预期额度21.92亿元少7.7亿元,但这已是当时最后的融资机会。比亚迪2010年在汽车市场马失前蹄,但是当年的营收增速依然达到17.84%,加之2009年48.28%、2008年30.72%的营收增速,为其顺利融资留有机会。但2011年和2012年的经营情况继续恶化,营收增速分别降至0.78%、-4.4%,直接反映在当年的财报数据上。上述融资项目如再推迟半年,王传福的如意算盘只怕要落空。

分析近5年的融资不难发现,比亚迪避开了业绩达到冰点的2012年。2013年总体经营复苏之后,比亚迪继续发行公司债券、H股股份,融资高达63.42亿元。2015年上半年,依托漂亮的新能源业务“成绩单”,更是大手笔融资180亿元。

事实上,资本市场一直是王传福的福地,比亚迪在A+H股融资屡试不爽。2002年7月,比亚迪在香港主板上市,市值超过百亿人民币。同年12月,拆分出来的比亚迪电子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。2009年7月,比亚迪向巴菲特旗下中美能源控股公司定向增发2.25亿股H股股份,更是名噪一时。

近5年的7次融资中,王传福组合使用股票与债券,分别融得200亿元和100亿元,其个人持股比例从2011年的24.24%稀释至目前的20.69%,在确保自身实际控制权的情况下,高效配置资金。

以净资产担保获得银行贷款

非汽车板块业务的稳定经营,为比亚迪顺利融资奠定了基础。比亚迪以净资产作为担保,获得银行大量的授信额度及借款,满足了经营资金需求。如,2012年11月,比亚迪推出“零元购车”的新能源汽车推广计划,推动该项计划的资金正是来源于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。

数据显示,2012~2013年,比亚迪为下属各子公司经营提供的银行担保额度占净资产的比例从68.96%上升至76.45%。截至2014年,比亚迪对控股子公司、控股子公司相互之间提供担保的额度达到237.97亿元,占当年审计净资产的93.82%。

比亚迪的短期借款从2012年84.18亿元快速飙升至2014年126.76亿元(如表3)。分析其短期借款的结构发现,在抵押贷款、保证贷款、信用贷款三类短期借款中,由净资产作为担保获得的保证借款占最大比例。如,2014年的保证借款金额为89.61亿元,占当年126.76亿元短期借款的70.69%;2013年的保证借款为78.16亿元,占当年短期借款的63%。这意味着,以净资产担保在比亚迪的短期融资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将未分配利润滚存作运营资金

2011年以来,比亚迪董事会均未对当年利润进行分配,而是将未分配利润滚存至下一年度作为运营资金。仅2013年,比亚迪在当年5.53亿元的利润中提取1.17亿进行分红。连续4年滚存未分配利润,为比亚迪补充了高达22.36亿元的运营资金。比亚迪2014年年报称“2015年是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迅速的一年,公司将陆续推出多款新能源汽车车型,所需配套资金将相应增加,综合考虑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、经营状况以及公司的长期发展需要,对公司2014年度利润不进行利润分配,也不进行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,未分配利润累积滚存至下一年度,以满足公司一般营运资金的需求”。

处置非主营业务资产提供现金

比亚迪处置非汽车业务之外的资产,虽然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完成战略转型,但同时也为其财务调整提供了相当的空间。2011年开始,比亚迪先后四次出售佛山金辉、榆林比亚迪、比亚迪电子部品件等资产,直接获得现金超过13亿元。

2015年3月,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产销两旺,分别同比增长2.8倍和3倍。根据券商估算,到2020年中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有望达到132万辆,市场价值将超过7500亿元。据国际能源署测算,今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将达到11万辆,2020年有望达到690万辆,市场空间巨大。随着新能源汽车投资的增速,加之充电桩补贴、“十三五”新版补贴方案逐步落地,今年底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或再升温,迎来“井喷式”发展。

2015年5月以来,10余家上市企业宣布或正在计划增加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投入(如表4)。从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产能对比看,比亚迪已遥遥领先同行,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暂无匹敌者。比亚迪称,今年计划销售新能源汽车6万~7万台,其中K9大巴约5000台,私家车5万台以上。

随着王传福的战略棋局如意落地,比亚迪的业务布局已基本完善。手机代工板块,根据Gartner预测,2015年全球手机出货量将增长至19.4亿部,智能手机继续保持快速增长。比亚迪的手机代工业务今年增速有望达到30%以上。在汽车业务板块,除了新能源汽车业务之外,比亚迪在传统燃油汽车业务中重点生产SUV车型。在SUV市场强势崛起的契机之下,比亚迪的SUV车型S6、S7销量保持快速增长,有望对冲其他车型的下滑趋势。多家券商分析认为,随着动力电池与汽车业务加速整合,新能源汽车业务高速增长,比亚迪或将再次腾飞。

风口之下、政策激励,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曾在传统汽车市场风生水起的王传福,趁势问鼎首富宝座。又一次身处“风口”的王传福,能否再次登上财富巅峰呢?(资料来源:新财富、虑嗅网)

申请课程资料
报名学习课程
申请课程资料
报名学习课程
扫二微码